首页    山东    国内    社会    教育    旅游    房产    娱乐    企讯    女人    财经    科技    健康    家居  

 

 首页 > 文史频道 > 正文
   

老屋门前春色深

2021-03-24 09:39:23  |  来源:  |  作者:  |  阅读:  字号: T   T
 

  清明过后,天气渐暖,春色一天天浓了起来。

  一天清晨,出小区南门骑车东行,在上海东路北侧一处还没有开发的园边,两团绚烂的彩色吸引了我的视线——是一棵高大的梧桐与一株粗壮的榆树。梧桐花开得正艳,一树淡紫,灿若云霞;榆钱儿长得正盛,满目嫩绿。我不由得停下车子,走近它们,仰望,嗅取它们香甜的气息,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久远的童年。

  我童年住过的老屋,院子里有棵梧桐,门前则是几株榆树。每年春天,它们都会洋溢出这样迷人的色彩。它们盛放的时节,也正是我儿时一年中最欣喜和快乐的时光。

  我童年时老家的树,常见的有柳树、白杨、榆树、梧桐、刺槐几种。最早的春光是从柳树枝条上绽露出来的。我家门前正对的,是村庄据之命名的龙湾。岸边有一棵粗大的垂柳,树干向湾中弯曲斜生,柳线披拂,如长发美人临水梳妆。每到仲春,柳树开花的时候,柳枝便“离核”了,可以把皮拧转,抽去内芯,用刀子割出齐整的一段,做成柳哨。细枝做成的柳哨,声音尖细;粗枝做出的柳哨,则声音雄浑。孩子们吹出的粗细不一的哨音,和着春日里欢快的鸟鸣,嘟嘟啦啦地响着。

  “离核”的白杨枝条,也可做成哨子。柳哨和杨哨响上几声,就把别的树木都唤醒了。过不了几天,我家门前的榆树,就吐出一簇簇密密匝匝的榆钱。我跟小伙伴们,便整天爬到榆树上撸榆钱吃。爬树是春季里每一个孩子的必修课,爬起树来,我们都麻利得像是猴子。邻家大我一岁的堂叔,爬树是最敏捷的,他的外号就叫“猴子”。一天傍晚,“猴子”又爬到我家的榆树上撸榆钱吃,树下一群小伙伴闹闹嚷嚷地叫喊:“猴子,扔块给我!”“猴子,扔块给我!”……“猴子”一边撸着往自己嘴里按,一边不断折着树枝向下扔。在大家的闹嚷声中,“猴子”越爬越高,一直爬到了树的顶梢。树梢太细,经不住分量,不停地剧烈颤晃起来。“猴子”手里一松,从树梢上重重地摔了下来,当场昏了过去。直到吓坏了的孩子跑到“猴子”家去把家长叫来,“猴子”才渐渐缓过气来。

  以后的日子里,“猴子”淘气依旧,我们也是。只是大家都吸取了教训,从此没有人再敢爬到树的梢头。

  榆钱飘香的时节,我家院子里的梧桐,也绽开了满树漂亮的紫色小喇叭。梧桐花并不可食,但它的气息是甜的,空气中便染了淡淡的甜味。这时候,我与小伙伴就跑到梧桐树下玩“过家家”。我们经常捡拾刚从树上掉落下来的梧桐花,揪掉花冠,用舌头去舔柱头和花蕊,味道甜丝丝的。此时便觉得,整个春天都是甜蜜的了……

  待到梧桐花凋落,邻居家的刺槐也便开花了,绿叶间绽放出一串串洁白的花朵。刺槐有刺,爬不得。男主人就用木杆绑了镰刀去割,让自家与左邻右舍的主妇各摘上一篮子。槐花,生食比榆钱的味道更为香甜。母亲则用焯过水的槐花做馅包成包子,或者把槐花跟玉米面豆面搅了,团成一个个卵圆形的菜团,蒸出给我们解馋和果腹的美味。

  那栋浸满了我童年记忆的老屋,在我入学那年,因为家里去村后另建新居,被父母卖掉了。以后的岁月里,我时常会想起那座老屋,和老屋门前那一树树浓郁的春光。我不知道,老屋,与老屋旁边偶尔还幸存的老树,在这春色如许的日子里,是否也会想起当年的我?(作者单位:青岛市作家协会)

我来说说(  编辑:ingsd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上一篇:返回列表
下一篇:给我生命支撑的“李焕英”
 
0
 
 
 
推荐资讯
威海:当“小国光”遇上爱心暖流,订单纷纷“飞”进果园
威海:当“小国光”遇
寿光侯镇东地沟村“第一书记”桑君秋:服务为民的“领路人”
寿光侯镇东地沟村“第
山东滨州:抢抓农时,全力投入春耕备耕生产
山东滨州:抢抓农时,
法润校园、护航花季 ——沂南县铜井中学举行法治教育报告会
法润校园、护航花季 —
 
栏目最新
栏目热门
 
 
 
版权声明   |   网站简介   |   网站导航   |   频道招商   |   联系方式   |   友情链接
山东信息港 ingsd.com